不只是“寒冬”,盘点2018年汽车圈之“大事记”

陈诗乐&李润泽丨19/1/7丨阅读10231评论(0)

2018年对于汽车行业来说,不仅仅只是寒冬,更是一个时代的逝去,不少车坛名宿都纷纷以各种形式告别了第一线,留给2019年的将会是一个崭新的时代:

壮士一去不复返 之 FCA(菲亚特克莱斯勒)前CEO马尔乔内【病逝】

马尔乔内的病逝对FCA来说无疑是一次重大的损失,14年前的SpA(菲亚特集团)虽然有着无数张好牌(法拉利、玛莎拉蒂、阿尔法罗密欧、菲亚特、蓝旗亚、Abarth),但是由于高层管理的混乱、旗下车型的低竞争力与奇高的负债率,正在死亡线上挣扎。

正是在SpA位于都灵的总部即将倒闭的2004年,马尔乔内接管了菲亚特集团,他凭借着异于常人的商业头脑和心狠手辣,譬如砍掉没有竞争力的车系、重启经典车型制造以及将法拉利上市筹集资金以偿还债务等举动;在2006年就将FCA集团拿到了自2000年以来的首个盈利年,又于2009年收购了美国克莱斯勒集团35%的股份,成立了第7大汽车集团FCA(菲亚特克莱斯勒)。

而在马尔乔内一举将整个集团从将要淡出公众视线的地步拉回到了汽车三巨头的阵营后,马尔乔内开始了进一步的FCA扩张计划,也开始着手将集团的发展方向推向新能源化。可是好景不长,在2018年7月份便传来了他因病辞职的消息,随后在7月25日,更是传来了马尔乔内因病去世的噩耗;FCA的一个时代就此逝去。

飞鸟尽良弓藏 之 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掌门人戈恩【众叛亲离】

创立于1933年的日产汽车公司,由于内部严重的官僚主义,加上企业高层运营能力有限,使得成本控制力度逐年下降。在1991年至1999年,连续7年营收处于亏损状态,累计负债高达21000亿日元,市场份额下不足5%,处于破产边缘的日产被法国雷诺汽车以54亿美元收购了日产汽车36.8%股权,

96年开始担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的戈恩,由此进入了日产公司,开始对日产集团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使公司在3年内采购成本就下降了20%;销售成本和管理成本也降低了20%,并且生产能力利用率提升到了74%。又在2005年将日产销售量较2001年提升了100万台,随后更是收购了34%的三菱汽车股份,打造了出了年总销量超1000万辆的超级汽车联盟。

在将日产重振后的戈恩,为了全心全意的将三菱也拉回正轨,戈恩在2017年辞去了日产CEO的职位,不过貌似很多人并不满意仅仅只看到这些。2018年11月19日,日本《朝日新闻》报道,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戈恩涉嫌在财务报表中隐瞒真实薪酬、违反金融法于11月19日在东京被捕。随即日产汽车现任CEO西川广人向日产董事会建议,“立即解除戈恩的董事长职务”。此外,三菱汽车也同时表示“将提议使戈恩从董事会中除名”。警方则披露了这次戈恩的案发并不是源于警方的调查,而是源于日产三菱长达几个月的内部调查。众叛亲离的戈恩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栽在自己一手拯救的日产手中。

悲凉不过英雄迟暮 之 前奥迪全球CEO施泰德【东窗事发】

2018年6月20日晚,奥迪全球CEO在寓所被捕。这是迄今为止因排放门被指控的最高级别管理层。

排放门最初得追溯到2015年9月,美国主管部门披露,大众汽车在1100万辆柴油机车型上安装作弊软件,主要用于应对排放测试,安装作弊软件后,可完全达到实验室测试标准,而在实际行驶过程中,其排放量超过测试数据近40倍。时任大众集团CEO文德引咎辞职。事发后不久,奥迪也曾承认部分车型在柴油发动机排放测试中造假,而施耐德被指在任职期间对排放造假知情。

虽然“排放门”和中国的关联度不大,大众集团在2008年之后就放弃了在华发展柴油;但是在行业层面,CEO直接被抓,对企业形象的负面影响将会非常显著。对于施耐德来说更是一个不幸的遭遇,虽然在2018年10月份施耐德在缴纳了保释金后恢复了自由身,但是对于一个即将正常退休的高管来说,以这样一个结局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无疑是可悲的,

功成身退 之 前丰田中国董事长小林一弘【离任】

丰田中国官方宣布,公司将从2019年1月1日起对中国的人事进行调整:现丰田汽车公司专务,丰田中国董事长兼总经理,丰田中国事务所总代表,小林一弘离任。

2018年1月1日,开始担任丰田(中国)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小林一弘,在任职期间,带领丰田在中国取得了逆流而上的销售佳绩。数据显示:2018年前十一个月丰田在华销量同比增长了25.7%,达到了132万,这也意味着丰田将超额完成年初订下的2018年实现在华140万辆的销量目标。,小林一弘最大的业绩是主导、推动了丰田全新架构TNGA在中国的落地。 

实际上,丰田中国这次的人事变动只是丰田在全球高层变动的一部分,丰田北美、丰田拉丁美洲、丰田欧洲的首席执行官都进行了变动。丰田汽车社长丰田章男表示,随着丰田面临快速变化的汽车行业所带来的挑战,丰田正对其高层进行重组,以便在从传统汽车制造商向移动出行服务商的转型过程中,能够更为灵活、更快做出决策。这次变化取消了管理人员的职位,高级管理人员将被重新命名为业务人员,使层级结构更为扁平化,以便公司积极推动在电动汽车、自动驾驶汽车和智能网联上的新业务。 

祸从口出,言多必失 之 前特斯拉董事长马斯克【被动辞职】

2018年8月,热衷于推特与网友交流的马斯克,发推特称正考虑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私有化特斯拉。这一消息顿时在各界炸开了锅,特斯拉内部部分成员对此感到极为不满,投资者也普遍质疑这一举动的合理性,更严重的是,此举招来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

9月27日,SEC称将会起诉马斯克,指控其涉嫌证券欺诈,因为马斯克在特斯拉私有化的事宜中作了虚假和误导性的陈述,并选择性地忽略了关键事实。特斯拉私有化消息引发了市场混乱,伤害了特斯拉投资者的利益。两天后,SEC和马斯克便达成了和解协议,马斯克被免于起诉,但要在45天之内辞去董事长职务,三年之内不得再担任。此外,还需缴纳2000万美元的罚款。45天后的11月13日,马斯克正式卸任。

马斯克为了一时口快不仅吃到了2000万美元的罚单,还丢掉了董事长的职务,可谓是最昂贵的一次口炮。不过他将继续担任特斯拉的董事和CEO,在特斯拉的董事会中依旧占据中心地位,拥有着很大的话语权。所以说马斯克依旧是特斯拉的灵魂人物,特斯拉依旧会是那个特斯拉。


关注微信号:12缸汽车(kf12gang)看更多猛文。

关注
陈诗乐&李润泽 [12缸VIP]
作者暂未填写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