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辆车就卖35万+ 天际和前途汽车底气哪里来?

龙诗慧丨19/6/25丨阅读10518评论(0)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探讨了今年前5个月造车新势力的交付量,并聚焦分析了奇点汽车这个高端玩家,如何从较早发力者成为掉队者,备受市场质疑的。


alt

2019年1-5月造车新势力交付数量(据公开资料整理)


而今天我们要聚焦的是,在同一个榜单里,天际(电咖)汽车和前途汽车这两位高端落后者,目前的生存状况。从他们将要/已经量产的首款车型来看,天际汽车向30-40万元区间的豪华大中型SUV发起了挑战,天际ME7公布预售价为36.68万元;而前途汽车更勇气可嘉,首款电动跑车k50定价68.68万元,正面杠奥迪TT、宝马z4等对手,但胜算有多高呢?


alt

天际ME7


之前,我们也曾转述中海同创董事长李金勇,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观点,“中国的自主品牌做了这么多年,突破20万都很难,为什么一个没有品牌力的造车新势力上来就做个20多万、30多万的车呢?我认为或许其目的并不是市场化的,而是融资。”


alt

前途K50


就目前天际(电咖)汽车和前途汽车的情况,比奇点汽车境况要好些,毕竟量产节奏、盈利模式都很清晰,但技术匮乏、缺乏造车基因的通病,仍让它们在大批量交付前,有大段的路要走。


alt

三个造车新势力高端品牌对比


电咖:更名天际探索高端市场


相比一众造车新势力,天际(电咖)汽车比较特殊。在今年1月“浙江电咖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更名“天际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之前,电咖汽车就发布了首款纯电汽车EV10,这辆偏向共享市场的卫星电动车目前由东南汽车代工,小批量交付至今有3000辆。而定价30-50万元天际ME7,则是天际进军高端纯电动车领域的首款产品。


alt

电咖EV10


对于品双品牌的运营,天际汽车董事长、CEO张海亮曾透露:“天际是高端汽车品牌ENOVATE的中文名称,将天际作为公司名,表达了企业坚定不移进军中高端豪华汽车市场的决心;多品牌运营的企业也多以高端系列命名。”


alt


在上海车展公布预售价36.68万的天际ME7,是一款轴距2825mm的中大型SUV,新车最大亮点莫过于搭载了5个大屏的内饰,单说前排巨大的贯穿式中控台屏幕,横向宽度达达1640mm,就让驾驶舱充满科技感。官方资料显示0-100km/h加速时间仅需4.9秒,综合续航里程500km,今年广州车展上市。


alt


面对外界对天际ME7预售36.68万元过于高昂的质疑,天际表示车价包含了三年用车的所有费用,包括免费保险、保养、维修和3年免费无限公共充电,“三年后逐步给消费者养成使用售后服务的习惯后,客户觉得这种售后服务好,自然会花钱定制这些服务。”天际也选择了类似奇点的“服务盈利”模式。


天际转型后优势能有多少?


从中低端转型面向高端市场,天际似乎能代表一批造车新势力的缩影,政府补贴的退坡直接宣告续航低、造价低的微小型电动车失去价格,更为糟糕的是,尚未大批量交付的新势力,对内面对强势供应链,根本不具备优势,很难从生产法成本上取得优势;对外又受到新势力、传统汽车制造商的夹击,加上以造车的烧钱速度,如何吸引新一轮融资,所以转型刻不容缓。


alt


从目前的消息来看,转型后的天际似乎挺受资本青睐的,今年3月末就完成了A轮共20亿元融资,其中股东名单有上海电气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上海电投。截至目前,天际汽车累计筹措资金已经超过65亿元。


alt


天际与陷入“钱慌”的奇点汽车吸引到的融资金额差不多,第一款20万以上的车型也将在年内量产;他们手头上未挺过B轮的百亿资金显然不够烧,能否获得持续融资还是未知数。但从现实看,天际的情况似乎要好些,但EV10小批量交付的经验,不足以撑起天际ME7这辆高端SUV的大批量投入市场。而市场端也有负面消息爆出“天际汽车陷入资金链危机,员工基本工资发放都是问题”,可见天际只能用ME7的大批量交付去回应这些质疑了。

前途汽车:理想很丰满


目前前途汽车在售的车型,只有跑车K50一款。犹记得68.68万的国产纯电动超跑,让人记住了前途如蜻蜓的Logo,以缸哥看来,这是前途汽车与其他造车新势力最不一样的地方。

alt


在产品战略上, 前途是造车新势力里为数甚少不推SUV,反把目光瞄准了小众细分市场的厂家之一;而且定制化服务,如碳纤维改装件、漆面颜色均可以定制,服务也推行一对一的个性化跟踪。但做中国的特斯拉谈何容易?


alt


从最新曝光的信息来看,前途K50升级版车型的纯电续航里程提升至435km,同时工况百公里耗电量从现款19.9kWh降至15.3kWh。

在不止一个场合里,前途董事长陆群都表示:“前途汽车所拥有的优势,就是我们常年以来在汽车底层技术上的积累。我们是以技术立足的,我们的产品是有差异化的,这是我们的立足点。我们最核心的是,技术是我们自己的,但是消费者买单的是产品,一个好的产品才是我们的竞争力。这是我们唯一的立足的地方。”


alt


而事实上呢?先不要说性能多逆天,就从不少人体验完K50回来,也深感它装配工艺的一般,车门在开闭的时候,发出吱吱的异响,让这台国产超跑迷之尴尬。更不要说这细分市场高手如林,K50上市后,对手都是宝马z4、奥迪TT、保时捷Cayman等豪门优等生。


alt

前途Concept 1


或许我们不能单纯以交付数量,来给前途打分。前途在众多造车新势力里,仍然是有个性的存在;在前不久的上海车展,一瓢儿的概念车型:前途K50 Spyder Concept、前途K20、前途K25 Concept、前途Concept 1、前途Concept 2着实让人眼前一亮,理想很美好,但不菲的价格,让前途覆盖面注定小众。


母公司没有造车经验


站在前途汽车后面的母公司—长城华冠,既不是由传统汽车人成立的公司,之前也没有任何造车经验。据公开资料显示,长城华冠是一家工程技术公司,他们造车的目标会比一般新势力更高:做难度更大,更有驾驶乐趣的汽车。这些想法在k50身上可见一斑:三电、底盘、车架与车身技术逐个拿出来都不错,但整车质感,做工一般,上文提到的车门异响能从侧面反映这问题。


alt


让人更为不解的是,虽然前途汽车成功完成了自建工厂项目,并成为国内第六家正式获得新建纯电动乘用车资质的企业。但母公司长城华冠累计募集资金不过只有20多亿元,在市场中知名度不高,更没有造车底蕴的加持,前途汽车也从未引入其他投资者,与造车新势力动则200亿元的入门券,之后的大批量生产拿什么钱去烧呢?

今年4月份,前途的母公司长城华冠在新三板摘牌的消息传出,业内媒体做了诸多解读,比如“前途汽车太烧钱,以致长城华冠被‘摘牌’”等等。虽然前途汽车随后辟谣,称目前对造车企业来说,新三板的融资价值越来越小,并向外界释放出想登陆科创板的信号。


alt


但如此信号,也不能尽消外界对前途汽车前途几何的质疑,k50上市时,2019年量产1万辆的目标赫然在目,没有走量的车型,又能否撑起这场烧钱的造车游戏呢?国人会愿意花大价钱买一辆没人认识的电动超跑吗?


通过以上三家的对比,我们不难看出目前天际在产品定位、量产时间上的规划更为清晰,但“服务盈利”这种模式能否走得通,仍有待观察;而奇点iS6量产时间的多次跳票,不断削弱市场对其信心;而前途汽车向外界披露的资本运作很少,虽然前途的体验店在全国多个地方开设,但如果从交付量去衡量,K50实难撑起前途汽车继续生产的大盘…幸福总是相似的,而不幸者各有各的辛酸,以上三家新势力品牌怎样跨过“2019年底市场淘汰一半新势力”魔咒的,我们作为旁观者,也许时间会给到答案。


关注微信号:12缸汽车(kf12gang)看更多猛文。

关注
龙诗慧 []
作者暂未填写简介